如何在保护与发展间把握平衡或成新课题

艰难遥远的路途,让“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”——稻城亚丁保持着最完整和原始的风貌。

作为香格里拉生态旅游的核心区域,2000年稻城亚丁旅游人数仅达5000人次,旅游收入50万元;2011年,稻城亚丁旅游人数达到25万人次,旅游收入达1.3亿元。但与两三百公里外的云南丽江相比,仅2011年,其旅游人次已超千万。

今年6月6日,总投资32.18亿元的6个旅游开发项目动工,亚丁机场也将于明年5月通航。这将给稻城带来什么?

顶级旅游资源遭遇交通瓶颈

“我们不仅有亚丁神山,还有许多尚待开发的旅游资源。”稻城县旅游部门相关人士说。

稻城的温泉群,可谓顶级。在各卡乡尼龙村,有个洞查卡温泉群,“随便找个地方,一钢钎下去,泉水要射出一两米高,”当地人这样形容。每个泉眼的出水量、温度均不相同,且具有不同的疗效,可治疗胃病、风湿、关节炎等。昼夜流量达8000立方米,出水温度在68-80℃,温泉资源非常优越。

藏于雪山侧的卡斯地狱谷,长约18公里,海拔从央迈勇雪山旁的4950米降至沟口的2850米,落差达2100米。谷内自然景观与佛教书籍中提到的地狱谷相似。走出地狱谷,便可进入仙境般的稻城亚丁景区。走一趟卡斯地狱谷,也就完成了从“地狱”到“天堂”的升华。

一些勇敢的“驴友”们常从央迈勇雪山旁穿越地狱谷,来到卡斯村。可这里没有接待点,全靠质朴忠厚的村民们把“驴友”们接到自己家中招待。把旅游当成一个职业,对这里藏族群众来说,还比较陌生。由于路途遥远,加上地处高原,拥有顶级自然资源的稻城有如“深闺美女”,许多旅游者只闻其声,难见其人。

“国家已制定了大香格里拉旅游环线规划,稻城旅游要迈开步子,必须破除交通瓶颈。”稻城县人士感慨。

空前投资带来最好历史机遇

6月6日,稻城县海子山景区内热闹起来。亚丁机场工地红色气球升空,人头攒动,锣鼓喧天,身着各色民族服装的藏族群众像过节一样聚集在这里,参加稻城亚丁旅游开发项目集中开工仪式。各卡乡卡斯村村民白玛大爷乐不可支:“我们早就盼着这一天了,将来会把藏家乐搞得更好!”

总投资32.18亿元的6个旅游开发项目集中动工,其中之一就是投资1.34亿元的亚丁机场候机楼;另外还有投资4.38亿元的亚丁至云南三江口公路,投资22.95亿元的理塘县城至稻城亚丁公路,投资1亿元的110千伏输变电工程。

投资空前,稻城亚丁的旅游发展目标也空前:打造“世界级自然生态和康巴文化体验旅游最佳目的地”。

稻城亚丁旅游开发,恰逢最好的历史机遇。

2010年9月14日,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、西藏昌都地区、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和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4地州旅游局共同签订旅游战略合作协议,正式拉开了“大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”合作发展大幕。

2011年,“大香格里拉旅游区”被国家旅游局列为“十二五”期间大力培育的“旅游功能区”之一,写入《中国旅游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纲要》。

省发改委和甘孜州共同牵头组织开展总体规划编制工作,邀请了北京慧士德咨询中心为核心、多个院校专家参与的旅游规划团队,今年5月完成了金沙江流域大香格里拉国际精品旅游区——稻城亚丁概念性总体规划及重要项目概念性设计。

“亚丁机场将于明年5月通航。还将新建和改建8条公路,以机场和八大旅游出境通道为依托,形成甘孜州南部重要的旅游集散地。”稻城亚丁景区管理局局长黄文俊说。

未来几年,甘孜州将投资330亿元,集中建设包括高速公路在内的25条干线公路和旅游公路,实现全州交通条件的极大改善。

打造高端旅游目的地

目前,稻城亚丁旅游以传统观光旅游产品为主,休闲、度假等产品发展滞后,旅游产品结构非常单一。“客人基本上是一日游。未来,将构建由不同场所、不同时段、不同天气、不同季节等因素组合而成的让心灵得到深层次体验的多元产品系列,创造在特定场所为人提供与自然对话的空间,让游客充分感受这一世界级文化生态旅游目的地的独特魅力。”制定稻城亚丁旅游规划的专家这样说。

“我们将主要针对高端旅游者群落,开辟生态游,高层次的文化游、徒步游,白领阶层及青年游客市场。”黄文俊说。

稻城亚丁旅游业还将与当地农牧业结合起来,通过休闲农场、农业观光园、果蔬采摘等方式,发展藏乡生活体验型旅游产品,将广大的农牧民纳入旅游这个大产业。

亚丁机场通航后,客流将有一个井喷式增长。如何在发展中保护,在保护中发展,是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。

专家指出,亚丁生态环境非常脆弱,一旦遭受破坏,就很难恢复。景区如果游客容量超载,加上可能的气候变化,会出现严重后果。

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资深记者维吉尼亚女士在亚丁考察后说,“亚丁是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,它不仅属于中国人民,而且属于世界人民。我们不要因为太爱它,反而把它爱死了。应适度利用,重在保护,绝不可‘杀鸡取卵’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